险遭2米虎斑颈槽蛇袭击

险遭2米虎斑颈槽蛇袭击

中国第12批赴南苏丹维和部队已出征7个月,这群年轻的普通士兵正在异乡挥洒青春和汗水,向世界展示着中国的姿态。

南苏丹武装冲突不断加剧,各地烽烟四起,营区周边不时响起枪炮声。形势的严峻程度已超出我们想象,第一次感觉战争离我们这么近。

中国维和医疗队经常救治受伤难民,我们负责对医院实施安全警戒,我们曾亲眼目睹了那些饱受战争摧残的可怜的人们。一名怀孕7个月的孕妇,1/5的左脑被子弹削去,送来时只经过简单包扎,隐约能看见脑浆!还有一名男子,长约20厘米的肠子被5颗子弹射中。也许是因为绝望,也许是因为生不如死,他拒不配合治疗,多次趁医生不注意拔下针头,喝掉输液水。一天深夜,神志不清的他从床上掉下,我们和护士把他抬到床上,用纱布将他身体固定。虽然已竭尽全力,该男子还是离开了这个带给他伤痛的世界。

联南苏团一架米-8直升机,在从瓦乌飞往本提乌伦拜科纳机场的途中,在距伦拜科纳机场以西10公里处遭袭击坠毁,4名联合国人员当场死亡。虽然我们和他们素未谋面,但我们知道,他们与我们一样,都是为人类的和平事业和南苏丹的人道主义而奋斗的。他们的突然离去,让我们十分悲伤。为这4名“战友”哀悼时,一名老班长说,既然选择了用双肩挑起维护世界和平的重任,就要做好时刻为使命而献身的准备!他的话又何尝不是我们的心声,如果能为和平事业做出贡献,我们心甘情愿。

与战火同样成为常态的是生活中面对的艰险。

旱季过后,南苏丹迎来雨季,带来的却是肆虐的蚊虫和横行的瘟疫。疟疾、黄热病、霍乱、脑炎、列古热、河盲症等传染病,在南苏丹这片医疗基础设施极其薄弱的土地上肆意传播。为防止被蚊虫叮咬传染疟疾,我们不仅要在夜晚穿长衣长裤,睡觉挂蚊帐点蚊香,还要定期服用抗病药物。蜥蜴、毒蝎和毒蛇满地爬,其毒性之强,被咬上一口足以致命。我们曾一个月内捉到4条毒蛇,最短的也有1.2米。一条2米长的眼镜蛇还袭击了我们的哨位,还好我们每个哨位都配有打蛇棍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因为战乱,联合国陆路运输的后勤补给无法到达营区,我们开始储水节粮,每天最多只能吃4块压缩饼干。受战争影响,瓦乌市及其周边许多平民家破人亡、流离失所。联合国紧急决定开设难民营,对平民进行人道主义救助。

为了能尽快改善难民的居住环境,我们十几天来连续施工,平整路面、搭建帐篷、修建路灯、架设桥梁、构筑防御工事……南苏丹地处热带,白天气温高达四十几度。太阳的暴晒、大强度的施工常常让我们口干舌燥、眼冒金星,湿透的迷彩服能拧出水来。很多难民见到我们便涌上来,握紧我们的手不停地说:“Thank
you, China!”在那一刻,我们知道爱已冲破国界与肤色,成为人类共同的语言。

联南苏团副总司令拉美西准将在授勋仪式上致辞时,对我们的出色表现给予了高度评价。他说,中国维和部队自部署以来,无论是救治难民、提供医疗保障,还是修建难民营、整修民事机场、升级伊罗尔防御工事、紧急抢通交通“大动脉”,都以认真负责的态度、精湛的技术和一流的标准出色地完成了任务,南苏丹和联南苏团将永远铭记。

我们不会忘记跨过喜马拉雅山,飞越茫茫红海,来到这片非洲红土地,竭尽全力为这个国家做出的贡献。

admin

网站地图xml地图